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全年免费资料 > 【翻譯】紙杯蛋糕-我的小馬駒(小馬寶莉)同人文

http://usagiusagi.com/zbdg/162.html

【翻譯】紙杯蛋糕-我的小馬駒(小馬寶莉)同人文

时间:2019-08-14 20:4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上一次的彩虹工廠翻譯地不錯哈!這一次偶又繼續來翻譯獵奇風格文啦!看不懂繁體字的親我馬上去下別的輸入法去……咦輸入法能够切換簡繁體啊!

  【切換完畢】好鸟,这一次的纸杯蛋糕相对于上一次的彩虹工场来说,彩虹工场有愈加完整的脚本,可是杯糕的猎奇指数也不亚于彩虹工场。

  其其实我翻译之前偶在想:萍卡美娜黑完了云宝黛西然后云宝黛西就去拿小璐出气……

  注:我翻译的工具不要当成是偶写的,是偶翻译的,我只是个翻译家,感谢合作。,此文为现场直播翻译,话说盐伊(颜艺)改回来了偶轻松多了,所以分工就是我润色+翻译然后盐伊(颜艺)就帮手打字发出去。

  更新的时间看环境,归正我每次更着更着,就跑到贴吧去了……

  话不多说,镇楼图放上来=。=

  【上一次的彩虹工场的镇楼图也是汉扬的作品】

  彩虹工场文地址:

  TA们方才顶过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我想问一下繁体字怎样打出来的

  输入法口以切换哦!详见问百度!

  此日,天空万分晴朗,小马镇的每只小马都尽情享受着这夸姣的光阴。忙碌的他们拥堵在富贵的街道上,做着属于本人的事儿,只要云宝黛西是个破例,由于蓝天才是她表演的舞台。在空中,她能够安闲而惬意地自在翱翔,在空中富丽而文雅地翻转【什么!文雅?富丽?那是瑞瑞的代名词!】,以飓风的速度在树从中穿越。当蓝色的身影擦过一个操场时,立即就激起了小马驹们阵阵的喝彩声。当她上升到几百英尺的高空后,随即回头向地面爬升,速度越来越快。就在她将近触到地面的那一霎时,之间她同党悄悄一挥,将本人拉回到半空。这种充满速度与激情的快感让云宝感觉,糊口是如斯夸姣。

  开首不错,但后面......

  云宝,已卒,享年:一个镜头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路过此帖目测此帖必火

  所以趁便顶了一下

  求互粉 有粉必回 撤粉的什么心态

  记住窝是二糖大萌比!

  很喜好猫 最初养了一只很像猫的狗

  很想不屈不挠去爱你 最初只能爱别人

  糊口就是如许 你想要月亮 但只获得月光.

  这时,黛西俄然想起她要去某个处所,并且五分钟前,就该当到那里。由于萍琪跟她约好了,下战书三点在方糖甜点屋见。但黛西过分于专注操练飞翔,差点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至于去那里干嘛,萍琪并没有说。不外关于萍琪,黛西很领会,她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黛西并不想赴约,由于此时,她正享受着飞翔所带来的激情与欢愉,而不想为此停下。在她犹疑了一下后,转念一想,若是如许做的花,萍琪必然会很悲伤的。由于萍琪说过,这是她们俩之间的小奥秘。可是,黛西想了想后,自语道:“仍是去吧。”归正去了也不会少块肉,并且八成又是萍琪的恶作剧,或者她又想出了什么新的鬼点子。回忆起前次的整蛊履历,黛西忍不住咧嘴偷笑。于是,她朝着方糖甜点屋标的目的加快前进。

  刚踏进店门,黛西就遭到了萍琪的强烈热闹接待,萍琪曾经兴奋得起头连蹦带跳了。

  “耶,你终究来了!要晓得,我一成天都在等你哦……”萍琪欢快地欢蹦着说道。

  “很抱愧我迟到了萍琪,我在做飞翔操练的时候健忘了时间。”云宝充满歉意地回覆。

  云宝要小心了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萍琪咯咯地笑着,用愉快的腔调讥讽道:“呵呵……不妨,迟到几分钟没什么,归正,你都曾经来了……一想到我们要做的事,我就好好好好冲动哦!自从今天睡醒之后,我就不断上蹿下跳恬静不下来了哦……呵呵……我想说的是,我好兴奋,我冲动地都将近遏制呼吸了……”

  “你预备好了吗云宝黛西?我早就把一切都预备好了哦……呵呵……”萍琪说道。

  黛西做好了预备,她回覆道:“当然萍琪。那么,你的打算是……恶作剧仍是……?呃……我到是想到了几个不错的整马点子……大概你是想让我尝尝你新设想的飞翔特技?或者是……”

  “我们一路来做纸杯蛋糕!”萍琪兴奋满满的回覆。

  “烤纸杯蛋糕?”黛西登时感应有些失落:“哦萍琪……你晓得,我不擅长烤纸杯蛋糕的,还记得前次的事吗?”

  “呵呵……这点小问题没啥大不了的,你只需要小小的帮我一点忙,剩下的我来做就好了……”

  黛西想了想,回覆道:“好吧,我想这该当没问题。那,你要我做什么呢?”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你只需要如许,拿着……”萍琪递给黛西一个纸杯蛋糕。

  黛西很是疑惑:“我还认为你要我帮你烘焙……”

  “呵呵……当然,瞧,这个纸杯蛋糕是我特地为你做的哦……”

  “呃……你是要我尝下味道对吗?”

  “没错!呵呵……”萍琪回覆道。

  黛西无法的耸了耸臂膀,然后把纸杯蛋糕塞进了嘴里。“味道还不错。”她心想。

  “唔……接下来要做什么呢?”黛西问道。

  “呵呵……此刻……”萍琪在她耳边轻咬:“你就恬静地睡吧,亲爱的黛西……”

  就在黛西迷惑的那一霎时,她刚想张开嘴问个事实,便俄然感应有些头重脚轻。阵阵的眩晕霎时向她袭来,她登时感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没一会儿,她便倒栽倒在地上。

  当黛西逐步恢复了认识后,她惊讶地发觉,本人身处在一个暗淡的房间里。她测验考试着用头部察看四周,却发觉一根皮带紧紧的勒住了她的头部。她测验考试着挣扎而且想用力脱节束缚,却发觉本人曾经牢牢地被一个铁架子给套住。独一没有被绑缚的部位是她那双同党,正跟着她想逃拖的念头而疯狂地摆动着。合理她惊恐万分的时候,萍琪俄然印入了她的视线。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呵呵……太好了,你终究醒了……此刻,我们能够起头游戏了哦……”萍琪非常兴奋地看着黛西说道,随即她蹦跳着进入了一个漆黑的角落,推出了一辆搭着白布的小车。

  “萍琪,事实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我动不了?”黛西火急的想晓得这一切事实是怎样回事。

  “那是由于……呵呵……你曾经被我绑起来了哦……”萍琪用奥秘而又宁黛西毛骨悚然的语气必定道:“这也是你为什么不克不及动的缘由哦……呵呵……不外,我感觉你该当很清晰的,不应当由我来点醒你哦……”

  “呵呵……当然,忙你正在帮呢!其实是如许的……呃……我把一种制造纸杯蛋糕的奇异而出格的食材给用光了,所以……呵呵,此刻需要请你来帮我弥补了哦……”

  “出格的食材?”黛西不盲目的感应背脊一阵发凉,她深吸了一口吻,小心的试探道:“是什么出格的食材?”

  “呵呵……”萍琪咯咯地笑道:“当然就是——你了,可爱的小傻瓜!”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v=都说了会更得啦!

  黛西什么都大白了,她睁大了双眼,瞳孔突然收缩,抽搐的脸色由极端惊骇而转化为极端扭曲。俄然,她放声大笑,歇斯底里的吼道:“啊……我真被你的鬼点子给吓坏了!萍琪,我误认为我要被你做成纸杯蛋糕……哈哈,你要晓得……这是你目前为止最为惊悚的恶作剧了!好吧你赢了,你是最棒的……!”

  萍琪脸上的笑容此时已变的愈加诡异,她的笑声是那么的扭曲:“呵呵……感谢你的赞誉哦,黛西……不外,唔……我今天还没有正式起头恶作剧呢,所以赞誉的话请临时收回哦,呵呵……”

  黛西无助的哆嗦着:“奉求,萍琪,这并欠好玩……”

  “呵呵……是吗?那,适才你为啥笑的那么光耀那么高兴?”还没等黛西回覆,萍琪一下把推车上的白布翻开。只见推车上的盘子里放着各类各样的小刀和医疗器具,摆放得整划一齐。刀刃折射出锋利而寒颤的光线,盘子旁还码放着一个看起来很大的医疗箱。

  黛西终究压制不住心里的惊骇了,她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满脑子想的只要怎样尽快的脱节面前这只宁她感应毛骨悚然的粉色小马。“萍琪,你不克不及这么做!我可是你的伴侣!”她呼叫招呼到。

  我可怜的萍琪。。。

  萍琪能够黑化的萍琪不成怜,萍琪能够进化成真·萍卡美娜·黛安·派

  我都看完了........好险恶的萍琪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呵呵,这我当然晓得……所以呢,你能来我十分欢快哦……由于……我们要尽、情、享、受你最初的光阴,只要我、和、你哦……”萍琪对着黛西愉快的蹦跳着回覆道。

  “可是,若是其他小马发觉天空中云堆得太多,他们就会来找我清理的。到时候,你的完满打算就会被发觉……”黛西竭尽全力的呼叫招呼着,心里充满了迷惑与失望。

  “呵呵……亲爱的黛西……”萍琪抚慰道:“不消担忧……想想看,还有其他天马会清理那些云堆的……呵呵……别的,我是不会被他们发觉的哦……我是说,你认为我这个打算预备的还不、够、充、分?呵呵……”当萍琪说完这句毛骨悚然的话,整个房间俄然被灯光所照亮。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这不是真的……”黛西被面前的气象所吓傻了:整个房间以萍琪最喜好的反常而扭曲的气概来粉饰。天花板上点缀着用染成五颜六色的肠子所做成的彩带,轻轻地摆动着;墙上挂满了大小各别的颅骨彩绘;各类注满了氢气的器官凌乱的堆放在茶几上;就连桌子和椅子,都是用骨头做的,外面包裹着带血的皮肉。她惊恐万分的盯着面前的桌子,桌面上摆放的物品吓得她得张开了嘴。那是四个小幼马的头,头上戴着用他们本人的皮肉做成的派对帽,他们的双眼曾经闭上,仿佛睡着了似的。黛西一眼就认出,此中一个小马头就是小苹花的同窗纠纠,心里的惊骇让她无法节制身体的哆嗦。最初,黛西的昂首望着吊挂在房梁的横幅,那是用晒干的小马皮做的,上面打满了补丁,潦草地用血写着——《生命的派对》。

  俄然间,黛西感应有仿佛什么工具在挠她的鼻子。她缓过神来,发觉萍琪正站在她的跟前,阴沉的面庞宁黛西登时盗汗直冒,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只见这只举止非常疯狂的小马身穿一件用小马皮做成的派对公用外衣,显眼处全数用可爱标识表记标帜润色。她的背上晃悠着三对天马的同党,每一只颜色都纷歧样。按耐不住兴奋的她在原地欢蹦乱跳,脖子戴着的用独角兽角做成项链发出阵阵洪亮银铃的声响。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喜好吗?呵呵……”萍琪满意满满,脸上弥漫着骄傲与骄傲:“我可是我本人亲手做的哦……”

  失望中,黛西向露着诡异浅笑的萍琪苦苦哀求:“哦萍琪,求你了!虽然我不晓得我对你做错了什么,但我绝对不是居心的,所以请你谅解我。若是你让我走的话,我立誓我毫不会告诉任何小马的……”

  “呵呵……亲爱的黛西,你并没有对我做错什么,只是由于,这场盛宴此刻该轮到你登场了……并且,我也没定什么具体的游戏法则……此刻,游戏曾经起头了哦……呵呵……”

  深陷绝境的黛西眼泪不盲目的顺着面颊滑落下来。无助的她怎样也想不大白,工作为什么会成长成如许。

  “呵呵……亲爱的黛西……别如许,不要忧伤嘛……”萍琪面带浅笑,给了黛西一个意想不到的欣喜:“看……我给你带来了一个老、朋、友哦……她必然会让你高兴死的……呵呵……”

  只见萍琪不晓得从哪掏出了一个铮亮的泛着蓝黄色光的头骨,大小跟小马的差不多,但却有一个较着的区别:头骨的嘴部有一个突起的鸟喙。

  黛西登时吓得牙齿直打颤:“这……莫非……莫非是?”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哦黛西,我们俩出去逛逛吧。看这些小马真是又笨又无聊,他们可真是一群十足的蠢货、傻瓜、笨伯……”萍琪转过甚对黛西的耳朵轻咬:“呵呵……当她要分开小镇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她哦……还记适当时,我在派对时间分开了大约20分钟吗?当然,就这点时间,底子不敷和她玩哦……所以,比及派对竣事后,我和她尽情地享受只要我们两个的游戏时间哦……啊,我真的很是、很是欢快我把这事儿干的天衣无缝……这种奇奥非常的快感,光是追求那美好肉味对味蕾的冲击就曾经很值得了哦……怎样说呢?狮鹫的肉品尝起来,就像是两种完全分歧的肉混在一路,那种感受太刺激……虽然,她并不在我的打算范畴之内,但谁会晓得……下次能品尝狮鹫又会比及什么时候呢?早晓得跟她的游戏的时候,真该当好好问问她到底从哪里来的,以便此后我能抓到更多的狮鹫……可惜,我忘了问……我挺服气她的,玩游戏的时候,她真长短常、很是地英勇哦……她对峙和忍耐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给我带来了好、多的欢喜……她让我体验到了和不是小马的生物一路玩的那种新颖感和乐趣哦……所以呢,我不得不先切掉她的舌头……呃……你晓得的,云宝黛西,说坏话会让可爱的小马们万分悲伤的哦……呵呵……”

  狮鹫?吉尔达?

  对不起我想歪了

  是的,我看过视频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黛西曾经说不出话了,可怜的她只要在这洋溢着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空气中疾苦而又无助地挣扎着。

  “好吧……”萍琪感受这翻无谓的的对话是那么的无聊,于是无趣的她打断道:“好了,回忆时间竣事,游戏顿时起头……!呵呵

  完了,我们RD粉要哭了。。。。。。

  为什么萍琪老是喜好说【呵呵】?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将两块褶皱的可爱标识表记标帜皮肤放好后,萍琪又挑出了一把屠宰公用的大砍刀,回身来到蓝色飞马的死后,亮堂堂的砍刀在凝固的灯光下是那么的刺目,不栗而寒。“但愿你不要介意哦……此刻,游戏环节曾经进展到同党了哦……呵呵……”萍琪勤奋压制着本人的兴奋大笑着。然后,她用嘴悄悄的咬住黛西的右翼,带着愉悦和享受尽性的玩弄了几秒钟,俄然猛地向后撕扯,猛烈的撕痛让黛西顿感大腿上的伤口恰似又一次像在被炭火灼烧。当萍琪将黛西的左同党舒展开后,用砍刀用力向同党的根部猛剁下去。黛西随即爆出阵阵嘶嚎……她狠恶地扇动着同党。猛烈的发抖使萍琪打了个趔趄,差点得到了重心。她再次试着挥舞砍刀,可是却只在黛西的背部砍出了一道鲜血淋淋的伤口。

  楼主你少发了一段,可爱标记的那段没发

  那啥....比力喜好电锯小蝶的说..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一会时间更新了这么多~楼主你可真是强悍。已珍藏

  感谢捧贴!粉一个!

  楼主,你的意志力是何等的顽强啊。。。

  “呃……黛西宝物,你不要乱动哦……不然我会宰错位置的……呵呵……”面临黛西的刺耳嘶嚎,萍琪毫不在乎咬着她伴侣的耳朵温柔地责备道:“黛西亲亲,你不要乱动嘛,位置没宰对的话,就欠好玩了哦……呵呵……”

  随后,萍琪握着砍刀上下挥舞,瞄准左同党的根部一阵猛剁,鲜血在空中翩翩飘动,开出朵朵艳丽的花儿。萍琪突然认识到,如许下去不可,由于刀刃再怎样锐利,也不容易宰断骨头。

  “呃……我想我可能健忘把刀子好好的磨一下了……呵呵……那,让我来尝尝玩点此外吧……呵呵……”俄然顿悟的萍琪认识到了什么,只见她把刀子向后一抛,刀尖正好插在桌面上。而盘桓在惊骇、疾苦和灭亡边缘,泪如泉涌的黛西随即听到了打开铁盒盖子的金属锋利声。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答复楼上:喂!萍琪!rd值得你叫她宝物么!】

  “啊哈……找到了!……呵呵,亲爱的黛西,你看……这是一个框锯哦……它能够等闲的把你的骨头给锯、开哦……呵呵……可惜,它不克不及剁肉,只要刀才能够剁肉的……呃……关于这锯子和刀事实区别在哪的问题,我至今没有搞大白哦……呵呵……”

  于是,完全沉浸在疯狂形态的萍琪将锯子卡在黛西同党根部的烂肉疮口处,她双腿并立着,用两只前蹄夹着锯子一前一后频频的锯着。等闲地就把皮肉和骨头分隔了。锯齿和肉的猛烈摩擦声让黛西不由的有种想吐的感动。早已被阵阵猛烈痛苦悲伤所麻痹的她她静静地望着本人的左同党从她的头上呼啸而过,径直落在桌面上……随后,萍琪又移到黛西的左边,将另一张同党继续很轻松的锯了下来,血花四溅……这一次,黛西没有抵挡,早已麻木的她在用尽了本人所有的力量强迫本人不叫出声来。俄然间,正兴致昂然的萍琪停了下来,只见同党只锯掉了一半,上面只剩下一丝韧带和同党根部的肉相连。

  “嘻嘻……黛西亲亲……”萍琪感受光如许太不外瘾了:“你喜好如许吗,我们要不要玩点更刺激的?……嘻嘻……”

  萍琪你丧!心!病!狂!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啊哈……找到了!……呵呵,亲爱的黛西,你看……这是一个框锯哦……它能够等闲的把你的骨头给锯、开哦……呵呵……可惜,它不克不及剁肉,只要刀才能够剁肉的……呃……关于这锯子和刀事实区别在哪的问题,我至今没有搞大白哦……呵呵……”

  于是,完全沉浸在疯狂形态的萍琪将锯子卡在黛西同党根部的烂肉疮口处,她双腿并立着,用两只前蹄夹着锯子一前一后频频的锯着。等闲地就把皮肉和骨头分隔了。锯齿和肉的猛烈摩擦声让黛西不由的有种想吐的感动。早已被阵阵猛烈痛苦悲伤所麻痹的她她静静地望着本人的左同党从她的头上呼啸而过,径直落在桌面上……随后,萍琪又移到黛西的左边,将另一张同党继续很轻松的锯了下来,血花四溅……这一次,黛西没有抵挡,早已麻木的她在用尽了本人所有的力量强迫本人不叫出声来。俄然间,正兴致昂然的萍琪停了下来,只见同党只锯掉了一半,上面只剩下一丝韧带和同党根部的肉相连。

  “嘻嘻……黛西亲亲……”萍琪感受光如许太不外瘾了:“你喜好如许吗,我们要不要玩点更刺激的?……嘻嘻……”

  有种你们都过来玩啊!这个比淘米的所有游戏都好玩!

  前往小说圈

  回应/阅读:136/124604

  登岸后当即答复

  当地保留成功!

  利用签名档

  制造签名档

  没有多多号?当即注册!

  更多游戏道具

  暑期狂欢季 奥币福利大升级

  超等福利 有陆吾,还有奥币!

  【奥剧丨《等风吹Ⅱ:青白时代》】芳华无悔

  【圈圈•结业季】那些年,芳华不散场!

  【圈圈大事务】献上最热诚的祝愿

  【全站勾当】勋章设想师——是时候让你们出山了!

  【关于圈圈勾当申请流程的通知/内有圈圈官方Q群】

  【有奖搭配】螺旋搭配赛“幸运之神”主题搜集

  险恶漫画专题

  实力打脸指点手册

  最典范最都雅的架空小说保举

  你有一张多多卡掉落,快戳小圈领取!

  你的暑期多多卡大礼包正在派送,请留意查收

  【史上最壕奖励】短篇小说大赛开启

  【圈话题】有个逗比同桌是一种如何的体验?

  【奥币勾当】圈圈第14届——“清冷一夏”K歌大赛

  吃芒果过敏的处置法子

  10个简单小方式舒缓嗓子疼

  仰卧起坐技巧,轻松具有马甲线彩蛋,惊现蛋中蛋

  【魔道祖师同人】搞笑段子

  【柒柒】你是小爷我的人啊(哪吒X敖丙)

  【短篇】柠檬微苦

  【梦】爱丽丝

  【细雨右莩】bl玩梗被天使和恶魔同时爱上的女孩

  【蔡碧cp】蛮横鲲鲲爱上我

  【何故倾慕丨顾挽抒】短篇《解脱》

  【推文】高能误入!

  【筑梦阁玉爵】第五人格 杰佣主播梗

  【无炎宝凤】仍是以前的坑啦,我是来填的

  查看更多

  小说圈大明星

  这里是一只要理性且敏感但不乱咬人的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