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全年资料大全 > 报菜名台词 - 黑色感情线

http://usagiusagi.com/lyd/88.html

报菜名台词 - 黑色感情线

时间:2019-08-07 21:4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相声贯口——报菜名

  内容: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腊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锦、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鸭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锅烧鲇鱼、清拌团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卤煮寒鸭儿、麻酥油卷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烩白蘑、烩鸽子蛋、炒银丝、烩鳗鱼、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炒竹笋、芙蓉燕菜、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木耳、炒肝尖儿、木樨翅子、清蒸翅子、炸飞禽、炸汁儿、炸排骨、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熘鱼片儿、熘蟹肉、炒蟹肉、烩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烟鸭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子晒炉肉、鸭羹、蟹肉羹、鸡血汤、三鲜桂花汤、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氽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樱桃肉、马牙肉、米粉肉、一品肉、栗子肉、坛子肉、红焖肉、黄焖肉、酱豆腐肉、晒炉肉、炖肉、黏糊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大肉、烤肉、白肉、红肘子、白肘子、熏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锅烧肘子、扒肘条、炖羊肉、酱羊肉、烧羊肉、烤羊肉、清羔羊肉、五香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炸卷果儿、烩散丹、烩酸燕儿、烩银丝、烩白杂碎、氽节子、烩节子、炸绣球、三鲜鱼翅、栗子鸡、氽鲤鱼、酱汁鲫鱼、活钻鲤鱼、板鸭、筒子鸡、烩脐肚、烩南荠、爆肚仁儿、盐水肘花儿、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肥肠儿、烧心、烧肺、烧紫盖儿、烧连帖、烧宝盖儿、油炸肺、酱瓜丝儿、山鸡丁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烧鸳鸯、烧鱼头、烧槟子、烧百合、炸豆腐、炸面筋、炸软巾、糖熘饹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酿山药、杏仁儿酪、小炒螃蟹、氽大甲、炒荤素儿、什锦葛仙米、鳎目鱼、八代鱼、海鲫鱼、黄花鱼、鲥鱼、带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油泼肉、酱泼肉、炒虾黄、熘蟹黄、炒子蟹、炸子蟹、佛手海参、炸烹儿、炒芡子米、奶汤、翅子汤、三丝汤、熏斑鸠、卤斑鸠、海白米、烩腰丁儿、火烧茨菰、炸鹿尾儿、焖鱼头、拌皮渣儿、氽肥肠儿、炸紫盖儿、鸡丝豆苗、十二台菜、汤羊、鹿肉、驼峰、鹿大哈、插根儿、炸花件儿,清拌粉皮儿、炝莴笋、烹芽韭、桂花菜、烹丁香、烹大肉、烹白肉、麻辣野鸡、烩酸蕾、熘脊髓、咸肉丝儿、白肉丝儿、荸荠一品锅、素炝春不老、清焖莲子、酸黄菜、烧萝卜、脂油雪花儿菜、烩银耳、炒银枝儿、八宝榛子酱、黄鱼锅子、白菜锅子、什锦锅子、汤圆锅子、菊花锅子、杂烩锅子、煮饽饽锅子、肉丁辣酱、炒肉丝、炒肉片儿、烩酸菜、烩白菜、烩豌豆、焖扁豆、氽毛豆、炒豇豆,外加腌苤蓝丝儿。

  马三立自创了一套报菜名。这个簿本传到了马三立长子马志明手里。

  报菜名现录贯口如下:

  “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腊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士蟆!烩腰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鲶鱼、锅烧鲤鱼、锅烧鲶鱼、清蒸团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

  什锦套肠儿、麻酥油卷儿、卤煮寒鸦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熘鱼骨、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儿、烩白蘑、烩全饤儿、烩鸽子蛋、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开耳、炒青蛙,还有木樨翅子、清蒸翅子、炒飞禽、炸什件儿、清蒸江瑶柱、糖熘芡实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蟹、糟鱼、糟熘鱼片、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焖鸡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烩茭白,茄干晒炉肉、鸭羹、蟹肉羹、三鲜桂花汤!

  还有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南煎丸子、苜蓿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氽丸子!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红焖肉、黄焖肉、坛子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烤肉、大肉、白肉、酱豆腐肉!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酱豆腐肘子、扒肘子!炖羊肉、烧羊肉、烤羊肉、煨羊肉、涮羊肉、五香羊肉、爆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烩银丝、烩散丹、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煎氽活鲤鱼、板鸭、筒子鸡!”

  老先生们最后创作《报菜名》,是为了展现贯口。可是,传播下来之后,因为此中负担不足,在现实真正表演的时候,表演机遇不多。因而,广为传播的《报菜名》,仅仅是个根本活,属于少儿学艺的入门级作品。

  “少马爷”马志明先生是《报菜名》重生命的创作发明者。“少马爷”将捧逗二人的人物特征进行了充实的丰满化——逗哏的是个见过世面可是崎岖潦倒了的穷鬼,捧哏是个脑筋稍慢,心地不错的诚恳人。穷鬼以请客吃饭为名,实则是为了骗捧哏的钱。演员们一般都是按照马先生的体例来进行表演。

  甲:我们这位演员啊。

  甲:良多观众都认识。

  乙:您客套。

  甲:经常啊在收音机里头,电视里头看到您。

  乙:却是经常的广播。

  甲:您是天津市曲艺团的演员。

  甲:客籍是北京人。

  甲:不断就在北京住。

  甲:此刻家不还在北京哪。

  乙:啊,在北京哪。

  甲:您住在新街口北小五条十三号。

  乙:啊,对,对,对。

  甲:是不是?

  甲:家里都好啊?

  乙:都不错。

  甲:老太太好啊?

  乙:身体健康啊。

  甲:大哥好啊?

  乙:也不错啊。

  甲:大嫂子好?

  甲:孩儿们都上学了?

  乙:全上学了。

  甲:替我向老太太问候。

  乙:感谢您。

  甲:呵呵。几口人?

  乙:六口人。

  甲:六口人都挺快活?

  乙:每位全不错。

  甲:您住的是小五条。

  甲:小的时候我跟您住街坊。

  乙:唉,咱俩是邻人。

  甲:我住小六条。

  甲:一条胡同。

  乙:对对对。

  甲:我比您大一岁。

  甲:我本年四十五,您四十四。

  乙:差一岁。

  甲:那年我八岁。

  乙:啊 甲:那年您七岁。

  甲:我们哥俩就在一块儿玩儿。

  乙:发孩儿。

  甲:我们是小伴侣。

  甲:小弟兄。

  甲:长大了又是同窗。

  甲:此刻又是老伴侣。

  乙:咱俩相好。

  甲:我们二位这老伴侣啊。

  甲:可不是一般的老伴侣。

  乙:那我们俩是什么样的伴侣呢?

  甲:我们二位是思惟分歧的好伴侣。

  乙:什么叫思惟分歧的伴侣啊?

  甲:就是设法一样,情投意合。

  乙:那你说一说。

  甲:例如说你如果积极分子——

  乙:那么你呢?

  甲:我就是先辈分子。

  乙:这话对。

  甲:你如果劳动豪杰——

  甲:我是出产榜样。

  甲:你如果名誉军属——

  甲:我就是革命之家。

  甲:你要说相声——

  甲:我就讲风趣。

  甲:你要当演员——

  甲:我就搞文艺。

  甲:你要演片子——

  甲:我就唱京剧。

  甲:你体育家——

  甲:我活动员儿。

  甲:你是冠军——

  甲:我是选手。

  甲:你是健将——

  甲:我是第一。

  甲:你是左树生——

  甲:我就是陈金刚。

  甲:你要刘立福——

  甲:我就是吕洪祥。

  甲:你要大郎平——

  甲:我就是孙晋芳。

  乙:嚯嚯,成心思。

  甲:你如果科学家——

  乙:那你呢?

  甲:我就是工程师。

  甲:你高中结业——

  甲:我小青年儿。

  甲:你做小买卖儿——

  甲:我做小生意。

  甲:你要卖金鱼儿——

  甲:我就卖花盆儿。

  甲:你要卖鸭梨儿——

  甲:我就卖金橘儿。

  甲:你要卖凉帽——

  甲:我就卖凉席儿——

  甲:你卖豆腐丝儿——

  甲:我卖豆腐皮儿——

  乙:嘿!成心思。

  甲:你卖咸鸭子儿——

  甲:我卖酱猪蹄儿。

  甲:你卖红鱼虫——

  甲:我卖花生仁儿吧!

  乙:嘿嘿嘿,哎呀。

  甲:你如果开大买卖——

  乙:那你呢?

  甲:我开大商铺。

  甲:你如果大司理——

  甲:我是大老板。

  甲:你如果大财主——

  甲:我就是大本钱家。

  甲:你如果大特务——

  甲:那我就是大叛徒呗!

  乙:嗨!这就不怎样样了。

  甲:你不领会我的意义。

  乙:怎样回事儿?

  甲:我们二位是老伴侣。

  甲:联欢会儿嘛,说个笑话儿,开个打趣这个问题不大。

  乙:啊,您适才那是跟我开打趣?

  乙:您可错了。

  甲:怎样了?

  乙:您这打趣开得偏激儿了。

  甲:哎哟,那我这尺寸没控制好。

  甲:这个笑话儿开的有点儿过重了。

  乙:我不爱听。

  甲:有点儿过度了。

  甲:使您不欢快。

  乙:那当然了。

  甲:我暗示可惜。

  甲:这是我的错误谬误。

  甲:我的不合错误。

  甲:我的错误。

  甲:我对不起你。

  甲:你向我报歉吧!

  乙:(语塞)……不是……我向你报歉哪?!

  甲:该当的。

  乙:你向我报歉。

  甲:我向您报歉?

  甲:我怎样跟您报歉?

  乙:怎样报歉?

  甲:我给您赔礼。

  甲:我给您鞠躬。

  乙:甭客套。

  甲:我拿您开打趣,这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甲:出格是过度了就更不应当了。

  甲:我得填补填补我的缺陷。

  甲:按照我的程度,

  甲:我用什么方式填补我的缺陷呢?

  乙:用什么方式呢?

  甲:我请请客。

  甲:一请客,一赔礼,代表就是报歉了。

  乙:噢,您要请我。

  甲:我请请你。

  甲:我请您干什么呀?

  乙:干什么哪?

  甲:我请您看片子儿?

  乙:此刻看片子儿?

  甲:此刻看有点儿来不及了。

  甲:请您吃糖?

  甲:吃糖太小气,观众笑话,这人不风雅。

  甲:请您吃冰棍儿,天儿凉闹肚子。要请您啃西瓜皮呢——

  乙:啊——您这?!有请客啃西瓜皮的嘛?!

  甲:啃不了。

  乙:怎样啃不了?

  甲:你还不会那种手艺。

  乙:我这么大人不会啃西瓜皮?!

  甲:啃西瓜皮哪是特地儿手艺。

  乙:那您说怎样啃呢?

  甲:有一种方法。

  乙:你说一说。

  甲:就是横着啃解渴,

  甲:竖着啃洗脸。

  乙:嗬!这连毛巾番笕都省了。

  甲:我归正想法子。

  甲:我得请请你。

  乙:你怎样请我呢?

  甲:请你干什么呢?

  甲:我得揣摩一个好主见。

  乙:你研究研究。

  甲:唔,有主见了。

  甲:我给你买双皮鞋。

  乙:啊这倒能够。

  甲:也不可。

  甲:不晓得你穿多大号的。

  乙:你看看。

  甲:给你买条裤子——

  甲:不知你爱什么料的。

  甲:如许吧。

  甲:你到我家去吧。

  乙:干嘛去呀?

  甲:明天到我家呀,

  甲:我请您吃饭。做客

  乙:噢,您要请我吃饭?

  甲:好欠好?

  甲:我请你吃饭。

  甲:您爱吃面爱吃米?

  乙:北京人爱吃面。

  甲:爱吃面?

  甲:春天到了。

  甲:我们吃点儿春饼。

  甲:这是北京人最喜好吃的。

  甲:春饼也就是薄饼。

  甲:我给您烙六张薄饼。

  乙:还真不少。

  甲:吃不了剩下。

  甲:次要吃的是菜。

  乙:您给我来几个什么菜呢?

  甲:我给您炸点儿鱼。

  甲:炸点儿鱼,炸点儿虾。

  甲:炸鱼炸虾炸雀巧儿。

  甲:炸干丸子炸蚂蚱,清蒸鱼翅虾米头,锅烧……

  乙:……您等会儿。

  甲:鸭子嘴儿鸡爪子羊犄角驴蹄子。

  乙:这驴蹄子有炸着吃的嘛?!干脆。

  乙:您也甭炸了。

  甲:怎样了?

  乙:烙得了薄饼啊,您给我弄盒扣冰钉卷上得了。

  甲:为什么?

  乙:太硬了。吃完了我腮帮子全烂了。

  甲:太……太硬?

  甲:给您来点儿软和的。

  甲:烙张薄饼。

  甲:给您卷一碗豆腐脑儿。

  乙:(语塞)这……烙饼卷豆腐脑儿啊?!

  乙:唉,炒几个菜。

  甲:给您炒菠菜——炒菠菜炒韭菜炒藿菜汤黄菜打点儿甜面酱买点儿羊蕨葱弄点儿萝卜条儿。

  甲:我有一个亲戚在天津小站住。

  甲:送来五斤小站稻米。熬点儿稻米稀饭,北京人叫粳米粥。

  甲:我们哥俩儿是吃干的喝粥灌灌缝儿吃饱了喝足了您做何处儿我坐这边儿

  甲:我们是小肚子上弦——

  乙:这话怎样讲?

  甲:弹弹(谈谈)心。

  乙:呵呵,成心思。

  乙:好好好。

  甲:明天上午十点半,不见不散。

  乙:我必然去。

  甲:我家里等你。

  乙:我准去。

  乙:唉,您等会儿。您家在哪儿住啊?

  甲:不远儿。

  乙:哪儿啊?

  甲:张家口。

  乙:(语塞)张……不去了。吃顿薄饼跑趟张家口啊?!

  甲:西直门里头张家胡同口子。

  乙:嗨,你说清晰喽!

  甲:张家胡同口子往里走十二号半。

  乙:唉?——

  甲:明天你抵家……

  乙:(打断)什么叫十二号半哪?!

  甲:客岁下雹子给勀下半角儿去!

  乙:嘿!十二号!

  甲:十二号。

  甲:我在家里等您。

  乙:我必然去。

  甲:记准我的名字。

  甲:十二号啊。李伯祥。

  乙:薄饼和菜。

  乙:您请我。

  甲:我们就吃薄饼。

  甲:炒和菜。

  乙:不见不散。

  甲:适才耽搁您表演,影响观众看节目。

  甲:对不起诸位。

  乙:您请客就行了。

  甲:您停步。

  乙:呵呵,慢走。

  甲:您表演吧。

  乙:您慢走。

  甲:明天见。

  乙:我不送您了。

  甲:薄饼和菜。

  乙:您慢点儿走。

  甲:不见不散。

  乙:我不送您了。

  甲:您停步。

  乙:您慢走。

  甲:(继续客套)

  乙:您慢走。您这是?

  甲:客套偏激儿了。

  乙:走吧您呐。

  甲:薄饼和菜。

  甲:我走了。

  乙:再见再见。

  甲:回见。几位回见。

  乙:(赔笑送别)呵呵呵呵。

  甲:我没带帽子吧?

  乙:没有您哪,没有。您就如许来的。

  甲:呵。(分开)

  乙:唉,这位同志还不错。刚碰头儿请我吃饭。他走了,您听我一小我说。这个相声有一小我说的有俩人说的……(甲回来)

  甲:杜教员啊!

  甲:咱甭吃薄饼炒和菜啦!

  乙:怎样又不吃啦?

  甲:薄饼阿谁玩意儿,它都雅欠好吃。吃完了不搪时候。

  甲:一会儿就饿。

  甲:您这个身体这么健康,这么瓷实吃阿谁玩意儿哪行去?

  乙:那怎样办哪?

  甲:我给您来点儿瓷实的。

  乙:那吃什么呢?

  甲:我给您煮俩秤砣。

  乙:(语塞)对……唉最好呀,您再给我来俩铁球。

  甲:也能够呀。

  乙:什么也能够!瓷实的饭食。

  甲:对,瓷实的饭食。

  甲:我给您炖牛肉烙大饼。

  乙:这可解馋。

  甲:买它五斤牛肉要肥瘦。

  乙:我吃不了这么多。

  甲:吃不了剩下。

  甲:我有一个伴侣在山西阳泉刚回来。

  甲:带了一个山西阳泉大砂锅。

  甲:砂锅炖牛肉,烙点儿螺丝转儿饼,撕着吃着解闷儿。

  甲:喝点儿冰糖水,刮刮肠子去去清淡。

  乙:太好了!

  甲:可是有一样。

  甲:砂锅炖牛肉,你一个菜太枯燥。

  乙:唉,少点儿。

  甲:为了请您。

  乙:怎样办?

  甲:为了赔礼报歉,狠了狠了吧。

  甲:舍了舍了吧。

  甲:我家有只老母鸡。

  甲:我把这只老母鸡宰喽!

  甲:买它一斤毛栗子。

  甲:砂锅炖牛肉,黄焖栗子鸡。

  乙:嗬。真好吃!

  甲:怎样样?

  甲:这只老母鸡啊,

  甲:我告诉你,这个牛肉甭说五斤,二十斤我都舍的!

  甲:这只老母鸡要不是老伴侣,说什么我也舍不得给你吃。

  乙:为什么?

  甲:特殊啊!

  甲:我这只老母鸡个儿又大,又肥,下蛋又多,岁首又老。

  甲:老母鸡。

  乙:老母鸡?

  甲:老得几乎。。。老得太可爱了!

  乙:出格老?

  乙:您说它老到什么程度呢?

  甲:老到什么程度,连我也不晓得。

  甲:我们院儿里有一个赵二奶奶跟我说过。

  乙:怎样说的呢?

  甲:说这只老母鸡比我妈小两岁。

  乙:(语塞)嗬!您这是鸡精啊这个!嗬,哎呀!

  甲:如果论辈儿,我还得叫它二姨儿!

  乙:嘿!好嘛!这不错。行!

  甲:这回为了请您,咱就砂锅炖牛肉。

  乙:黄焖栗子鸡。

  甲:烙点儿螺丝转儿饼。

  甲:张家胡同口子!

  乙:不见不散。

  甲:十二号。

  乙:我准去。

  甲:十点半。

  甲:不见不散。

  乙:就这么办了。

  甲:不给您鞠躬了。老鞠躬就有点儿陈旧见解了。没意义。

  乙:握握手吧。

  甲:握握手。握握手再走,明天见。

  乙:我就不送您了。

  甲:明天必然去。

  乙:您慢走。

  甲:我没穿大衣吧?

  乙:没有啦你呐。(甲走)哎呀,还真不错,又改了炖肉烙饼了。您仍是听我说。一小我是单口相声,两小我是对口相声。(甲回)

  甲:啊,杜教员啊!

  甲:咱甭吃炖肉烙饼了!

  乙:这炖肉烙饼怎样也不吃了?

  甲:炖肉阿谁玩意儿它不烂啊!

  乙:它你不炖它烂不了啊!

  甲:我请你吃点儿好的,大伙儿一听都挑大拇哥的!

  乙:什么呀?

  甲:请你吃窝头!

  乙:(语塞)窝。。。喂。。。窝头呀?!

  乙:那你上我那儿吃去得了!

  甲:怎样了?

  乙:旧社会吃窝头吃得我都寒了心了。

  甲:窝头跟窝头纷歧样。

  乙:窝头有什么两样儿啊?

  甲:您那窝头什么面儿的?

  乙:我这窝头棒子面儿的。

  甲:跟我这纷歧样啊!

  乙:你阿谁?

  甲:我这小米面儿的。

  乙:这纷歧样嘛这个。

  甲:加上点儿玉米面儿。我这窝头跟您还有纷歧样的处所。

  乙:还有什么纷歧样的?

  甲:您那窝头什么样式?

  乙:上头一尖儿,底下一洞穴啊。

  甲:跟我这纷歧样啊。

  乙:您阿谁?

  甲:我这上头一洞穴底下一尖儿!

  乙:嘿!哎呀,他把那窝头给翻个儿了!

  甲:我这面多。

  乙:都什么面啊?

  甲:有棒子面,玉米面,江米面菱角面荸荠面青丝红丝玫瑰小枣儿核桃仁儿榛子仁儿。

  甲:柿霜京糕大大鸡子儿一发应名叫窝头福地大槽糕!

  甲:别名叫八宝大窝头!

  乙:还真不错!

  甲:正名斋都做不了。起士林都没这手艺!

  甲:怎样样?

  甲:我们就这窝头了!

  乙:啊。。。可是干吃窝头他干点儿。

  甲:干点儿?

  甲:干点儿给您熬点儿粥。

  甲:如果不爱喝粥给您煮挂面。

  甲:给您买五盒挂面。

  甲:六斤鸡蛋,四斤红糖给您请个催生婆。

  乙:(语塞)这。。。

  甲:您看行不可?

  甲:不可把您送到妇产科病院。

  乙:对对对,回头呢我再养活一大胖小子。

  甲:那就这么办了。

  乙:什么这么办了!我这儿坐月子呢!

  甲:我们就窝头了。

  乙:窝头吧。

  乙:窝头挂面。

  甲:明天十点半。

  乙:好吧您呐。

  甲:不见不散。

  甲:再见,再见。哈哈。必然去啊!

  甲:我没骑摩托车来吧?

  乙:嗬,哎呀。(甲走)这位连肝儿都穷了,您看见了吧?这窝头也不必然吃得上。干脆您还听我的。这个两小我是对口,一小我是单口。(甲回)

  甲:我说杜教员啊。

  甲、乙:咱甭吃窝头啦!

  乙:咱喝点儿火油吧!

  甲:火油太贵啦!

  乙:咱喝点儿凉水吧!

  甲:凉水我挑不动它。

  乙:(咬牙)咱俩上河滨饮饮吧!

  甲:就这么办了吧!

  甲、 乙:哈哈哈!

  甲:你怎样往外轰我呀?

  乙:你到底请我不请我?

  甲:请你请你请你。

  甲:开打趣。真要请你呀。

  甲:就不在家里吃。

  乙:怎样回事儿?

  甲:家里吃太小气。

  甲:也没什么佳肴。

  甲:我们俩外边儿。

  乙:哪儿啊?

  甲:我们俩北京饭馆。

  乙:北京饭馆?

  甲:高级餐厅!

  乙:请我吃什么呢?

  甲:请几位教员傅给我们做一做全国大菜,南北全席。

  乙:北京饭馆?

  乙:请我吃全国大菜,南北全席?

  乙:我不是瞧不起你。

  甲:是啊?全国大菜,南北全席。

  乙:南北全席?

  乙:今天这么办。

  甲:怎样办?

  乙:同着列位观众,您把这全国大菜南北全席的菜名说上三样儿五样儿来我就支您请客的情了。

  甲:你说这个话有点儿小瞧我。

  甲:我只需把菜名说上几样来就代表请你了?

  甲:我说了!

  甲:你听一听!

  甲:全国大菜南北全席我预备请你吃上四干四鲜四蜜饯,四冷荤三个甜碗四点心。

  乙:噢?那什么叫四干呢?

  甲:四干就是黑瓜子,白瓜子,核桃蘸子,糖杏仁儿。

  甲:北山苹果、深州蜜桃、广东荔枝、桂林马蹄。

  乙:四蜜饯?

  甲:青梅、橘饼、圆肉、瓜条。

  乙:四冷荤?

  甲:全羊肝儿、溜蟹腿、白斩鸡、炸排骨。

  乙:三甜碗?

  甲:莲子粥、杏仁儿茶、糖蒸八宝饭。

  乙:四点心?

  甲:芙蓉糕、糕、油炸荟子、炸元宵。

  乙:还真不少!

  甲:真欠好啊?是真不少啊?

  乙:真不少。

  甲:真不少啊?

  甲:真不少这是压桌碟儿摆样子,情愿吃吃两口不情愿吃把它撤到旁边儿,真正的南北大菜这才上来。

  乙:您慢慢儿说后头还有什么菜。

  甲:后边儿头一个大菜就是蒸羊羔。

  乙:这可是大菜!

  甲:后边儿还有哪。

  甲:后边儿还有蒸熊掌。

  甲: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腊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

  乙:还真不少。

  甲:江米酿鸭子。

  甲: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蛤士蟆、烩鸭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

  甲: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鲶鱼、锅烧鲤鱼、锅烧鲶鱼、清蒸团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麻酥油卷儿、卤煮寒鸦儿。

  甲:熘鲜蘑。

  甲:熘鱼脯、熘鱼肚、熘鱼骨、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儿、烩白蘑、烩全饤儿、烩鸽子蛋、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烧蹄筋儿。

  甲:锅烧海参、锅烧白菜。

  甲:炸开耳、炒青蛙。

  甲:还有木樨翅子。

  甲:清蒸翅子、炒飞禽、炸什锦儿、清蒸江瑶柱、糖熘芡实米、拌鸡丝儿、拌肚丝儿、什锦豆腐、什锦丁儿!

  甲:糟鸭、糟蟹。

  甲:糟鱼、糟熘鱼片、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焖鸡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烩茭白、茄干晒炉肉、鸭羹、蟹肉羹、三鲜桂花汤!

  乙:吃不了啦!

  甲:后面儿还有呢!

  甲:还有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南煎丸子、苜蓿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氽丸子!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红焖肉、黄焖肉、坛子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烤肉!

  甲:大肉、白肉!酱豆腐肉、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酱豆腐肘子、扒肘子、炖羊肉、烧羊肉、烤羊肉、煨羊肉、涮羊肉、五香羊肉、爆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烩银丝、烩散丹、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煎氽活鲤鱼!板鸭!筒子鸡!

  甲:烩长脐肚、烩南荠。

  甲:盐水肘花儿。

  甲: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连帖、烧肥肠儿、烧宝盖儿、烧心、烧肺、油炸肺、酱蘑饤、龙须菜、拌海蜇、玉兰片、糖熘饹炸、糖腌饯莲子。

  甲:拔丝山药、拔丝肉、鳎目鱼、八代鱼、黄花鱼、海鲫鱼、鲥鱼、鲑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鱼、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红肉锅子、白肉锅子、什锦锅子、一品锅子、菊花锅子、还有杂烩锅子!

  乙:好!(声音拉长)呵!太棒了!

  甲:这些菜你爱吃不爱吃?

  甲:爱吃也吃不了!

  乙:怎样啦?

  甲:我兜里没钱!

  乙:白说了!

  本文固定链接:黑色豪情线报菜名台词